当前位置 : 首页 >> 贵阳兰花 >> 正文

名人与兰

日期:2013/3/12

 

羲之摹兰

书圣王羲之十分重视书法理论,父亲王旷从小就悉心指导他钻研《笔论》,他善于将笔论中的理论体味于自己的书法实践中。而且转益多师,精研诸体。更重要的是他还创造了流畅的行体。
  王羲之创造行书、草书受他的爱好有很大关系。王羲之一爱兰、二爱鹅。爱鹅的故事其来由是他曾给一位山阴道士书写了《黄庭经》而笼鹅而归,而又拓了字而家喻户晓。而更有情趣的爱兰却流传被人疏忽。永和九年三月初三,王羲之约友修禊,选择了兰亭为修禊之所,除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外,此地还盛开幽兰,馨香扑鼻。同去的名士们因此而留下了俯挥素波,仰掇芳兰微音选泳,馥为若兰仰泳挹遗芳,怡神味重渊等咏兰名句。
  王羲之在精研书法体势时,得益于养鹅,更得益于爱兰。曲颈高歌,红掌拨水的鹅,给王羲之带来启示,从此伸臂运笔,更挥洒自如。而那迎风飘拂、婀娜多姿的兰叶,更启发了他创飘逸流畅、妍美遒媚的书法新体。兰叶清翠欲滴、素静整洁、疏密相宜、流畅飘逸。王羲之将兰叶的各种姿态运用到书法中,使他的书法结构、笔法、章法的技巧达到精熟的高度。他的书法兰画映素,气脉贯通,字体秀美,错落自然,且因字生姿、因姿生妍、因妍生势、因势利导,达到了神韵生动、随心所欲的最高境界。
  王羲之爱兰的故事,历史上传诵较广。我国元代一件稀世名磁青花四爱图梅瓶,有王羲之爱兰周茂叔爱莲孟浩然爱梅林和靖爱鹤四幅图,可见,王羲之爱兰影响之深远。

 

徐渭画兰

徐渭,字文长,号天池山人、青藤道士。在文学艺术上全方位的大成就。他诗、书、文、画无不精绝。徐渭自渭: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他的画,涉笔潇洒,独得天趣。尤其是花鸟画,用笔纵横,不拘绳墨,淋漓尽致,气势奔放,开创了明代中期水墨画写意花鸟画的新格调。清代郑板桥自称青藤门下一走狗
  徐渭画了很多兰与水仙相配的画。《题水仙兰花》诗云:水仙开苑晚,何事伴兰苕?亦如摩诘叟,雪里画芭蕉。题《水仙兰竹》云:水仙丛竹挟兰英,总是湘中三美人。莫遗嫦娥知此辈,定抛明月下江津。在《兰竹图》上配诗:兰与竹相并,非关调本同。氤氲香不远,聊以为清风。在《画兰》诗中云:醉抹醒涂总是春,百花枝上缀精神。自从画得湘兰后,更不闲题与俗人。另外,徐渭还作了很多兰诗,在《兰谷歌》中写道:勾践种兰必择地,只今兰诸乃其处。千年却有永和事,右军墨藻流修禊
┅┅吾越兰谱本如此┅┅,另外还有兰亭旧种越王兰,碧浪红香天下传。莫讶春光不属侬,一香已足压千红。徐渭送画于友人仙华,题诗曰:仙花与杜诗,其词拙而古。如我写兰竹,无媚有清苦。”“无媚清苦写的是兰,也是徐渭自己的写照

 

鲁迅采兰

鲁迅家几代人都喜爱兰花。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鲁迅在《致山本初枝》的信中讲到我的曾祖父曾经栽培过许多兰花,还特地为此盖了三间房子。鲁迅的祖父、父亲也都养过兰花。鲁迅从小就喜爱花、虫、鱼、鸟,读书之余跟随父亲在天井和百草园广植花草。稍大一点,常约二弟作人、三弟建人至城内府山、塔山采兰。每年二、三月份当兰花开放时,三兄弟常去会稽山、兰渚山去春游、采兰。一九一一年三月十八日,鲁迅和周建人、王鹤照去游览会稽山下大禹陵。出发前,鲁迅将事先准备好的两只油漆马口铁桶和一把铜锄要大家带上。到以大禹陵,浏览了禹庙、窆石亭,就上会稽山采兰。后来,鲁迅把这次上山的经历,写成《辛亥游录》,刊在一九一二年二月出版的《越社丛刊》第一辑上,署名会稽周建人乔峰
   
二十年代末,鲁迅移居上海,每当惊蛰前后,人们从鲁迅寓所走过,便有兰花幽香扑面而来。在上海他还结识了日本兰友小原荣次郎。小原在东京开有一家名叫京华堂的中国玩物经营店,也从事兰花的买卖。抗战前小原荣次郎曾多次到杭州、绍兴、上海、苏州、无锡等地收集中国春兰。与诸涨富、王叔平等人有旧,并曾想请诸涨富去日本种兰。著有《兰华谱》。一九三一年,国民党镇压左联作家,鲁迅迫避日本开设的花园庄旅店,适逢小原贩兰将归国,触景生情,以友人携兰东归之事,借兰抒情: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

 

朱总爱兰

朱德同志是兰花迷,他出生于四川仪陇、川中大地兰花较多。南昌起义后,朱老总转战粤北、湖南直至足井冈山时,带队伍战转在深山老林中,与兰花为伍。六十年代时,他还能讲出粤北、湖南那座山上有兰。五六十年代,他在成都住处都种过兰花。他把井冈兰赠与上海龙华花圃,把武夷兰赠给武汉东湖花园,他还把自己种植的名兰绿云点珠银边大贡等赠与成都草堂兰圃、广州兰圃、杭州花圃、苏州拙政园花圃。并为杭州花圃的横匾上写下同赏清芳四个大字。
   
由著名导演谢晋五十年代在上海拍摄的《女篮五号》影片中,根据剧情,男、女主角的书屋内放了两盆兰花。这两盆兰花一盆叫宋梅一盆叫西神,是春兰中的名种,由上海张家花园提供。     当朱老总知道影片《女篮五号》中两盆春兰是江兰花的名品宋梅”“西神后,深深被江浙兰花独特的魅力所迷恋,他几次未露身份去张家花圃赏兰。当知道诸涨富是来自中国春兰的故乡---绍兴,且是养兰高手时,就即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希望诸涨富能南花北移,将江浙兰花搬到首都安家落户。朱老总要诸涨富代为收集品种,并叫诸涨富的女婿叶志庆作助手,同上北京。诸涨富当时也年近花甲,北京生活也不适应,但他看到朱老总如此酷爱兰花,便欣然答应。
  到北京后,诸涨富选中了中山公园为兰圃,朱老总除亲自向北京园林部门布置搭兰房,置兰架等准备工作外,又亲自为兰房书写兰室匾。从此,江浙兰花在北京有了个家。
  一九五九年春季,北京历史第一次兰花展在中山公园举办,几百盆江南春兰摇玉溢翠,笑迎四方来客,朱老总把自己种的川兰也搬入兰展,与民同乐。开幕式上,朱德、宋庆龄、陈毅、康克清等同志都来了,外国友人也来了,北京市民来了。从此,江浙兰花在北京落了户,破除了南花不能北开的禁区。这样,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与浙江绍兴普通的一位花农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每逢节假日,朱总与康大姐总要来兰园坐坐聊聊,问寒问暖。诸涨富也多次去中南海向朱总问安。

 

总理赠兰

一九六二年,周恩来总理在美丽的杭州西子湖畔亲切地会见了来华访问的日中友好人士松村谦三先生。当时,中日邦交关系未曾恢复,作为社会活动家,松村谦三先生致力于日中友好活动,多次访华,与周恩来总理成为好朋友。松村谦三先生非常喜爱中国的兰花,曾收集过不少品种。周总理深知松村先生的爱好,趁这次在杭州相会,吩咐随员去杭州苗圃挑一盆自己祖居绍兴选出的名兰,送给松村谦三先生。兰圃同志知道周总理的意图后,特地挑选了一盆叫环球荷鼎的兰花。此花是四十年前由绍兴兰农在上虞大舌埠山中掘得的,当时被上海兰花爱好者郁孔昭以八百元银元购去,实为兰中极品。当时在杭州花圃中亦只有二、三盆,当松村先生从总理手中接过这盆兰花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环球荷鼎的珍贵,他更知道总理的美好心意。象征美,象征着友谊,总理希望日中友谊象一样常青,象一样馨香。
  松村谦三先生捧着环球荷鼎回到了日本,晚年一直致力于日中友友好事业。在生命弥留之际,他将儿子们叫到床前,语重心长地关照:要继承他的日中友好事业,要养成好周总理赠送的兰花。
  他的儿子松村正直牢记父亲教训,从养兰的门外汉,通过广结兰友,潜心钻研,几年后,兰技大进,成为日本兰界的养兰高手。他把环球荷鼎送给兰友,使环球荷鼎香飘日本岛。
  一九八七年,日本举办了第三届世界兰花博览会,当松村正直先生从中国代表团人员中得知周总理的故乡绍兴已在八三年成立了兰花协会,并将兰花定为绍兴市花的消息后,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表示一定要到绍兴来看一看。
  当年十一月,松村正直不顾七十九岁的高龄,联络兰友,一行六人,风尘仆仆地到了绍兴,参观了绍兴兰圃,拜访了兰友同行。并向绍兴市兰协赠送当年周总理赠送给他父亲的环球荷鼎的后代。在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远涉东瀛的绍兴兰花带着中日人民的友好情谊,从中国到了日本,在日本生根开花,又从日本回到了娘家绍兴。今天,中日早已恢复了邦交,中日两国人民都表示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周总理和松村谦三先生若是地下有知,当会含笑九泉。

 

少帅嗜兰

西安事变以后,张学良遭软禁。四六年被秘密解往台湾,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幽禁生活。
  在幽禁期间,张将军除读书外,就是莳养兰花。他曾坦然地表示:我第一爱夫人,第二爱兰花。他还说写诗可以言志,养兰能寄情。他把热爱祖国之情,溶入于热爱中国兰花之中。
  张将军在家中莳养了200余盆兰花,五十年来亲自栽种、管理。不仅养了大批中国传统春兰名种,如绿云、宋梅、大富贵等,还栽培广东报岁,福建建兰,四川川剑等多类兰花。
  九十年代初,被驰禁,他的自由度增加了。每年春暖花开时,经常到台北市区及近郊兰园赏兰、买兰,并经常与台湾世界兰蕙交流会的兰友交流,切磋兰艺,并欣然出任该会荣誉会长。
  一九九三年四有二十五日,中国第三届花卉博兰会在北京农业展览馆举行。其中在第三展区第五展馆,举办海峡两岸兰蕙交流会。当晚九时许,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陈慕华、迟浩田、宋平等走入了兰花展厅,当台湾世界兰蕙交流会会长黄秀球代表张学良把命名为爱国的兰花赠送给国家主席江泽民时,江泽民同志对黄秀球说:请你转达我对张学良先生的谢意,并祝张先生身体健康。
  会前,张学良将军亲笔写了贺信,全文如下:
  兰在中国历史上,是一种品格高超的名花,自春秋时孔子自卫适鲁,作猗兰之操,誉为王者之香。而后历代文人雅士咏歌不绝,左氏不遗梦兰之征,屈子思君纫兰为佩,周易更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是将君子比德于兰,而非以兰比德于君子。
   
张学良将军曾写《咏兰》诗曰:芳名誉四海,落户到万家。叶立含正气,芳妍不浮华。常绿斗严寒,含笑度盛夏。花中真君子,风姿寄高雅。

分享到: 更多   


 

请稍候...